今天是:!浙同感谢有您每天陪伴!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公益 >

彩虹日志:记华南区gay亲友恳谈会

来源: 编辑:浙同网 时间:2018-04-25
导读: 3月31日,我首次参加了华南区的gay亲友恳谈会,在两位好友大宝和小宝的陪伴下一同前往约定地点。 大概在半个月前,大宝就有给我发过推文,是亲友分享会的报名推文,他问我要不要去参加,我拒绝了。他习惯性给我推荐类似的活动推文。 然后他还不死心,在一周

3月31日,我首次参加了华南区的gay亲友恳谈会,在两位好友大宝和小宝的陪伴下一同前往约定地点。

大概在半个月前,大宝就有给我发过推文,是亲友分享会的报名推文,他问我要不要去参加,我拒绝了。他习惯性给我推荐类似的活动推文。

然后他还不死心,在一周前他又给我推送了这篇推文,他问我要不要一起参加,他,还有小宝也参加了。我犹豫了,后来就答应了他,还仔细地确认他会和我一起出发,一起回来。

但很可惜,在一周前推文的报名时间截止。然而大宝见我动心了,怎么还会放过我呢?他还特意地提醒我,还可以通过添加微信报名。

ok,fine。

我成功报名了。可能是机灵的老蔡也看了我的朋友圈姬姬的,勉强通过了审核,那是因为我发现他朋友圈有一个直男报名失败。

哈哈哈哈哈哈。

然后大宝和我就约好了周六一起出发。

其实大宝之前也参加过类似的分享会,也做过地方亲友会的志愿者,但他跟我说以前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参加的,曾经有朋友答应和他一起去,但都因为各种原因失约。恰好我也没有找到可以一起同行的伙伴,那我们很自然就结伴了。

出发前一晚,大宝还叮嘱我说让我不要迟到,说他以前有些女生朋友经常迟到,甚至迟到一两小时的也有。

好吧。

我也有这样的女性朋友。

但我跟他打包票说我绝对会守时的,然而他还不放心地再三叮咛。他还开玩笑说我会是同行的三个人之中最man的,这是什么鬼?

最man?

我可是小公举,好吗?

他还很开心地称我为社会铁T。

反弹!

他才是社会铁T咧。我才不是!

我们时常会在微信上小打小闹。

为了区分我和他之前的女性朋友,我不仅没有迟到,我还努力挤出时间提前到达了预定地点。哼!我要打破他的刻板印象,我可是守诺又守时的人,好吗?

所以,我就简单地涂个底妆就出门了,连口红都没有涂匀,要把自己打扮得精神气一点。

很开心我比约定时间早了十分钟,然后我等他们。出发前,大宝还很贴心地问我要不要戴一个彩虹手环,他抽屉里有一个。很漂亮的手环,他给我送来了。

我之前不认识小宝,所以这是我和小宝的第一次见面,大宝是我们的中间人。

在见面前,我对陌生的小宝有过预想,他或许是一个皮肤白净,高高瘦瘦,也许是比较羸弱的男生;又或许是一个一米七多的看起来比较硬朗的小肌肉男。

然而,都不是。

小宝就是小宝,是一个普通的男生,和我遇见的很多男生一样。他性格和我有点儿相似,比较腼腆内向,所以我们的交流很多都是通过大宝来牵线的。

我们坐了公交,又转了几次地铁,最后在终点站的地铁出站口找到了前来接应我们的彩虹志愿者。他们是几个手持彩虹旗的男生,就站在出站口,很显眼。

大宝主动带我们前去打招呼,接着,他们安排了两个男生带我们前往最终目的点。那应该是一对情侣,我认得其中一个是老蔡,另一个是年龄看起来比他稍大的男生,他们带着我们三个走街串巷。他们走得很近,时不时有肢体接触,走到人少的地方,老蔡还会往男生身上靠,然后很自然地牵起对方的手。

我们三个跟在后面笑了。大宝跟我们说:“他们两个应该是一对情侣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不记得是在哪一个节点了,大宝突然看着我和小宝,比划着跟我们说:“我觉得你们两个应该聊得来。”

然后我懵了。 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?可是我们三个不都是以性少数群体的身份出席这次活动的吗?

估计小宝也懵了,忽然间跟我来一句,“你有对象了吗?”

“没有。那你有对象了吗?”

“没有。”三个人哄堂大笑。

然后到了目标点,在酒店门口也有一群志愿者,他们手里也拿着彩虹旗。老蔡跟他们打了招呼,要带我们上去。大宝也带我们上去打了招呼,他们很可爱,几个男生挤着一起说笑!!!笑起来又很阳光。

一路上走来,大家的热情都很高涨,兴奋,紧张,激动不安。

在等电梯的时候,我们和老蔡5个人面面相觑,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我认得老蔡,但我只是老蔡服务过的众多参会员中的一个而已。然后我就盯上了老蔡的男友,应该是男友吧?

然后老蔡男友受不住我的直视,一下子就咧开嘴笑了。是很温暖的人呐。

我们来到了集会的楼层,楼道很拥挤,挤满了人,很热闹,像是在搞节日庆典。是的,是属于我们的节日庆典。

我们还要通过签到才能进入会场,签到的时候有志愿者询问我们要不要考虑参加活动后的聚餐,我看过时间安排表,大概是6点半。然而我们在路上商量过了,决定放弃参加这次的聚餐。

但看到志愿者脸上闪过一丝失望的神情,心里还是会感到内疚,只好快点进入会场,找个位置坐下,等待分享会的开始。原本大宝还担心我们会来早了,会影响别人节目的排演。幸好没有。我们进去的时候已经坐满了三分之一的位置了,离开会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。

可能是参会人员增加了,所以还需要增加位置。然后,你知道吗?是小姐姐帮忙搬的椅子呀,小哥哥都在门口招待。

遥记得当初的那个“gay笑话”,说某Gay吧失火了,然后同性恋四奔出逃,站在酒吧外抱头痛哭,惨叫。最后是隔壁les吧的小T一个个扛起了灭火器,冲进去灭火。

大宝还特意跟我分享过这个“笑料”,至今想起来还是哈哈大笑。

这样看起来,les中小T的男子气概可是比一般同性恋都要强。

我们找到位置坐下了,我东张西望,想看看有多少女生来参加这次的集会,但很失望,80%的参会者都是男性。大宝猜到了我的心思,在一旁不断地怂恿我,问我要不要出去跟别的女生一起坐,或者要不要下载某个交友软件,打开附近好友,然后和别的女生交个朋友。

我才不要咧。实际上是有贼心没贼胆,怂得恨!

我的视线还是被一位穿着橘黄色长衣的身材高挑的女生吸引住了,她有精致的妆容,而且她看起来很忙碌,应该是志愿者,后来还看到她帮忙另一个女生调试摄影装备。

就是我很欣赏的类型。

大宝后来还一直在旁边怂恿我去跟小姐姐打招呼,可是还是太怂,而且她看起来就像是有女朋友的人。

来参加这次分享会的有很多小情侣,男男,女女,我们三条单身狗就坐在中间的靠边上,相互慰藉,心里实在是羡慕别人有可以牵手的男朋友或女朋友。

坐在我前面的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性,旁边是一个外国友人,刚开始我还以为他们也是一对儿,不确定。开会前,有人特意跑过来和外国友人打招呼。

参会人员大概有三百人左右,是整个华南区的gay亲友分享会,跨越广东,广西,福建三省。我想举办方为了这次活动肯定花了很多心血,志愿者们也不容易,心里很是佩服他们,一直坚守在公益的前线。

大宝告诉我,他们活动的志愿者也是要经过挑选的,要懂得财务会计,要会摄影视频剪辑种种,对应着每一个岗位。

我看了一眼橘黄色长衣的小姐姐,心里更是仰慕了。暗自告诉自己,以后还是要努力变得更优秀呀,尽管现在还是一条死咸鱼。

开会前,我特意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,很高兴和大家分享这些。

来参加这次会议的人,大都是两两结伴,小情侣,还有带着好友来的,还有带着自己的父母家里人的来的,他们希望自己的父母可以通过这次活动了解认知他们,并尝试接受他们的另一面。

我希望以后也可以牵手另一个人来,无论是男生,还是女生,希望对方不会对参加这些活动产生抵触。

第一个节目是六色合唱,气氛很融洽。我们聚合在这里,是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,并且我们也认知接受这个身份。温暖地像是走进了大家庭,接受爱的沐浴。

然后是gay家长的分享环节,主要是由已经接受了孩子出柜的gay父母分享他们的心路历程,其中也包括了他们如何走上公益这道路。

接着是同志亲友会联合创办人,gay母亲:吴幼坚妈妈,由她分享她的十年gay公益路。终于见到了吴幼坚妈妈的真人了,已经快70岁了。

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今年是同志亲友会创办的十周年,吴幼坚妈妈是创始人之一,还是会长,是她一手带动起来的。应该没有比敬佩更好地贴近我对她的敬意了,她一个gay母亲走在了gay公益的最前面。

亲友会的董妈妈和茉莉妈妈,还有心理咨询师吴老师都跟我们分享了出柜的小技巧。我记得的就是吴老师的观点主要是出柜还是靠自己,而且与其他条件无关,与社会压力,家庭压力也无关。

这时候我终于发现了,前面的外国友人一直在拿小本本认认真真地做笔记,遇到不懂的地方还请教和他同坐的,刚刚还被我误以为是他男友的男性友人翻译给他听。他认真的态度着实是吓到我了,我都怀疑他是来做考察研究的了。

我刚跟大宝说了这件事,却发现大宝不是在玩手机,而是用手机做笔记。天哪,瞬间觉得我自己态度很懒散了,干听,什么笔记都不做,虽然我真的带了笔记本来。不知所措的我东张西望。

我还看到前面有很多男生坐在一起,可能有一对其中是情侣,一个男生帮另一个男生按摩脖子,还很亲昵地捏他的小耳朵,放眼过去杀伤力十级。

然后是老年gay阿山分享他的日常,他今年已经64岁了,无妻无儿,现在一个人搬到离朋友较近的地方独居,喜欢摄影,还有参与gay公益。他也是同志亲友会的老成员了,据吴妈妈说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阿山为了打消她的疑虑,还特意把身份证也拿出来给她看。

阿山其实看起来很年轻,只是头发已白。他说年轻的时候也跟女生谈过恋爱,但35岁才意识到自己的性取向问题,是1989年,那时候他不敢出柜,因为他头上还顶着精神病和流氓犯的罪名。所以,他已经错过了前半生的可能,但依然对后半生怀有期待。

主持人提到的一点的是,其实近几年各种gay活动也有很多不乐观的情况,大家都只能跟在那只手后面活动,无法遇见前面黑暗的凶险。至于那只手要把我们带去哪里,未知。

接着是同妻的自述。

我比较期待的是同夫出场,可能是我想更多地了解女同志的生存状态,但活跃在大众视线的常常是同妻,我思考这是否又是一个盲点。女同志总是隐匿于更庞大的男同身后,人们的视线聚焦往往是更前面的人。

抑或许是回归传统生活的女同志最后都放弃了自我,为了家庭销毁了另一个自己?

我想了解得更多。

同妻微尘姑娘的遭遇跟大多数的同妻情况类似。两人经亲朋好友介绍认识,丈夫对她有过一段实诚的追求,让她动心,因为她比丈夫要年长,所以在婚前她有请丈夫认真考虑两个人的关系。丈夫的肯定回答最终让她安心和他步入婚姻的殿堂,然而她始终不知这只是一场骗局。

发现丈夫对自己丝毫不上心,对肢体接触抗拒,会暴躁易怒,然而他却喜欢打扮自己出去找朋友,直到她无意中发现丈夫手机的聊天记录。丈夫后来承诺过她,再也不会出去找男友,不会和男性有性接触。但性取向这件事怎么可能改变?丈夫依然活跃在各种gay交友软件上,伪装单身吸引各种男性。

很可惜,现在她协议与丈夫离婚,但丈夫死活不肯。后来说到激动的地方,她还在台上哽咽起来。

中国的同妻又岂止她一人?她只是一个缩影而已。

接着是智同工作人员分享的gay健康。

这方面也是我比较感兴趣的,涉及gay性交方式和安全防范问题,以男同为例,我还是希望有女老师可以分享关于女同的。哈哈哈哈哈哈。

因为到这一环节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大家坐了两个小时都变得有些躁动不安,我也是。因为坐在中间靠墙的位置,我努力倾听,但还是收获甚少。关于“肛交”、“口爱”等性爱方式,其范围不局限于男同,部分异性恋者也会使用这些性爱方式。

但前提一定是做好润滑,还有安全措施。不带套内射会增加患病风险。

该智同工作人员还分享了公众号和他的个人微信,提醒大家如果有健康问题,可以私聊向他请教。

终于到了茶歇时间,场面一度沸腾起来,大家都站起来活动身体,相互热情地攀谈。因为刚进场的时候我就发现了进门处有售卖彩虹纪念品的小展台,我打算购买彩虹手环。

大宝也在一旁继续怂恿我多出去跟女生交流,为我急着脱单,他可是操碎了心。然后我坐不住,要出去买彩虹手环,但走道里都是人,我被堵在狭小的过道进去不得。但我很开心,因为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。

然后我刚挤到过道上,有一个中短发的大姐姐就喊住了我,她旁边同来的应该是她妈妈。大姐姐年纪应该要比我大6岁到10岁。她看起来很热情,“要加微信吗?”她喊。

因为周围都是一片喧闹,我听不太清楚,但还是见她举起了手机在眼前晃了晃,“加微信吗?可以呀。”

“加微信吗?”她再次确认。

“好呀。我添加你吧。”我想着这也是一种交友方式,虽然大姐姐不是我喜欢的类型,但因为能交到朋友还是很期待的。

她妈妈看起来也很高兴,又扫了我一眼,“看起来有点小,你年纪多大了?”

“22了。”我很实诚地回答。

“哦,那的确有点小。”她妈妈说。

继续添加微信,大姐姐抓住机会问我,“你是广外的吗?”

我心里咯噔一下,苦笑着说:“不,不是广外,是##。”

“会计专业吗?不,是##专业。”

“啊~”。她有些失望。我也很失望。

然后我们被人群推开了,我要买手环了,可是没有买到,因为漂亮的彩虹手环已经买完了。我还想着以后可以带着手上呢,就像是一张身份证。

因为前面的外国友人头上一直带着彩虹头带,所以我做了跟他一样的选择,买了一枚彩虹胸针和一顶彩虹头带,虽然不是特别漂亮和精致,但很有意义,或许以后我会戴着它们出现在某个场合。

周围漂亮的小姐姐看起来都像是有女朋友的了,让我不敢随便搭讪,但看到前后同来的两三对女情侣甜蜜得依偎在一起说笑,心里还是会很满足,为她们高兴。

大宝去找微信上的同性恋勾搭去了,我才跟小宝聊上几句,然后互相添加了微信。小宝真的要比我腼腆得多,很少说话,一般都是坐在旁边默默地微笑。原来我和小宝都是被大宝鼓动来一起参加分享会的。

分享会继续。

gay母亲分享如何和孩子伴侣相处的问题,gay情侣分享如何和伴侣家长相处的问题。这个是很有意思的,相比传统意义上的婆媳关系,这个听起来要更有挑战性一些。

当时还有分喜糖的环节,两次。我们三个单身狗把手举得老高,可是喜糖还是从我们头上跳过去了。哭泣。

那可是喜糖呀。

现在是个很让人羡慕的家庭,而且儿子女朋友的家长也了解到他们家的情况,或许也在接纳。

紧接着的是如何拥有一个彩虹宝宝。

女同相比较男同,更容易获得另一半的精子,然后怀孕生子。但出柜了的男同往往要通过昂贵的代孕来繁衍后代,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。几年前的代孕费用是60多万,现在已经涨到了90多万。

繁衍后代也是男同骗婚的重要原因之一,这昂贵的代孕价格是否也是因素之一?

以后会出现新型的家庭吗?例如女同借助男同的精子生育孩子,男同和女同双方维持一种平衡的关系,但关于孩子是否由会引出新的问题?

当时坐在我们后排的有一个男同是带着他的小宝宝来的,大概一两岁左右,小家伙后来还不耐烦了,吵着要回奶奶家。幸好他爸爸能把他哄住,教育他不要吵到别人。

最后是由律师分享的gay遇到的法律问题。因为越到后面,大家就越躁动不安,都坐不住了,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,毕竟是三百多人的场子呀。杂声渐渐盖过了台上的主持人和分享者的声音,我的注意力也被分散了。

结束的时候,主持人请求大家一起合影,然后我们就听到主持人叫帅T帮忙搬一下椅子,唔……小帅T真的顶一个半男生了。我和大宝又笑了,想起了那个gay笑话。

好吧。同一个同性恋圈,互爱互助。

最后走的时候,大家都显得非常匆忙,大宝说就好像是作鸟群散那样。我想如果我是志愿者,会不会感到失望呢?毕竟忙碌了那么久,我们也没有亲口跟他们说一句:谢谢你,辛苦了。

非常感谢这次亲友会的举办方和志愿者们,正因为有人坚守在公益第一线,所以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并接纳我们。

我们出来后,坐上地铁,小宝请我们吃了好吃的捞面。

最后大宝带我们跳上了刚赶上的公交,一起回去。

这一天,我们三个相处得还算是很融洽。大宝就是一个大家长带着我们,他时不时想要张开双手,也许想迎接迎面而来的微风,我看起来像是老鹰张开了翅膀,想要保护身后的小崽。我还记得老蔡和男友秀恩爱的时候,大宝走在前面,笨拙地挡住了我的视线。好气。

小宝虽然比较沉默少语 ,但也是很细心和贴心。在大宝带着我们在地铁转悠的时候,他时常会提醒大宝该往哪里走,还有会常常回头看我是不是走丢了,或者没有跟上他们的脚步,和大宝一样。他们都是很温暖的人。

而我呢,像一只笨拙又愚蠢的小鸡,只需要紧紧地跟着他们身后就好了。我很放心,也很安心。

很感谢遇见那些温暖的人。

大宝特别要求:

“你可以考虑一下把大宝这个名字换成超级无敌可爱熊圈小天使攻。”

“小宝呢?”我问他。快要笑疯了。

“一名男性。”

然而小宝说名字还挺搞笑的,就不用备注了。嘻嘻。

责任编辑:浙同网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Copyright © 浙同网 版权所有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