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!浙同感谢有您每天陪伴!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资讯 > 焦点 >

血案揭开同志人间的 爱恨情仇

来源: 编辑:浙江同志编辑 时间:2018-05-05
导读: 分类:新疆 来源:新疆法制报网 作者:房佳伟 魏飞 发布时间:2016-08-26 7月10日23时许,乌鲁木齐市卧龙山庄后山,凉意森森,在一堆乱石中,马辰发现了李静,此时的她衣衫褴褛,裸露的皮肤上爬满了苍蝇。 19岁的李静死了。 她的死,在乌鲁木齐同志圈里引发不小

分类:新疆 来源:新疆法制报网 作者:房佳伟 魏飞 发布时间:2016-08-26

7月10日23时许,乌鲁木齐市卧龙山庄后山,凉意森森,在一堆乱石中,马辰发现了李静,此时的她衣衫褴褛,裸露的皮肤上爬满了苍蝇。

19岁的李静死了。

她的死,在乌鲁木齐同志圈里引发不小的风波,也由此揭开了十几名同志人之间的混乱关系……

一别永离

李静是个女孩,一名同志者,她是张芸的“男朋友”。

两人都是“95后”,没有朝九晚五的工作,平日游荡在酒吧里,她们的朋友圈也是同志圈。

7月10日凌晨5时许,李静被朋友赵幂喊去。张芸觉得双方之前有矛盾,不想让李静去,劝阻无效,又不放心,便随着“男朋友”一起到了约定地点:长青二队附近一个巷口。在这里,张芸被两人支开,她躲到另外一个巷子旁。这也是张芸最后一次见“男朋友”。

6时许,李静给张芸发微信:“我被打了,你别出来。”

张芸害怕了,但不知道怎么办。此后的一天里,她多次通过电话、微信等方式联系李静,都失败了,不是没人接就是别人接。

当日21时30分,张芸得到消息,一天的时间内,“男朋友”被辗转多个居所,不知生死。最后,在西山附近徘徊的她向西山派出所报警。但警方在张芸提供的地点并没有找到李静。

次日凌晨5时,马辰到西山派出所自首,说她和几个女孩一起殴打李静,后来发现李静死了。

一天,一个生命没有了,是什么事让一个如花女孩骤然殒落?

祸从口出

李静是同志人中的“男人”。最初,她喜欢赵幂,17岁的赵幂年轻漂亮,但李静没追上。后来,赵幂这朵花被19岁的乔雯“摘走”。

然而,事发前一个月,乔雯莫名其妙被人打了一顿,这让赵幂心疼不已。之后,在朋友的挑唆下,赵幂认为是李静打了自己的“男朋友”,便约李静出来“谈谈”。

7月10日凌晨,通过微信沟通,赵幂和李静将见面地点约在长青二队附近,表示“要把一些不清楚的事说清楚”。同时,赵幂通知了“男朋友”乔雯及郭昕等人,她们又叫上李丽、汪帆等朋友。汪帆等人又陆续喊来各自的朋友。

看对方人多势众,李静欲走,被拦下。在得知李静曾经欺骗乔雯后,迅速有人扇了李静一巴掌。

这时,在同志中扮演“女性”角色的王洋唆使乔雯:“扇她十巴掌,再打她十拳。”乔雯同意了。混乱中,雨点般的拳头砸向李静。

这时,天色微亮,行人渐多。有人提议到乔雯在劳动街开的一个宾馆房间内继续“收拾”李静,被宾馆负责人勒令离开后,他们又转移到了汪帆在西山出租的房屋内。

这时,马辰也被喊来。一群人在讨论“乔雯被打事件”时,又知道以前很多琐事和不愉快都是因为李静在背后“说闲话”引起的,顿时群情激愤。“圈子就这么大,来来回回就咱们这些人,你还嚼舌根,影响大家的感情。”赵幂越想越气。十几人围着李静拳打脚踢,马辰也参与了又一轮的殴打。

谋划出逃

李静被打得遍体鳞伤,终于有人提议放她走。一个女孩拉起李静,但李静“噗嗵”一声又倒下了。

“她怎么样?不会有啥事吧,要不要送医院?”混乱中,又一个女孩子说,不过她的提议没有得到众人的附和。

这时,汪帆说,她知道西山附近有处僻静的地方,可以把人抬到那儿。她们把奄奄一息李静抬到卧龙山庄后山,扔下她就走了。

当日23时许,马辰再次来到后山,发现李静死了。她立即叫来参与殴打李静的其他9人,商讨怎么办。

马辰说:“我只踢了几脚、打了几拳,没多大事,但你们就不一样了,你们打得多。”其他人慌了。

马辰又说:“你们都去自首,作为哥儿们,我一定会保大家出来,我不会不管你们的。”

这些年轻人嘴上虽没有反驳,但离开后,9人商定“跑到石河子避避风头,然后再回来”。反倒是要为朋友“顶包”的马辰,最后在他人的劝说下于7月11日凌晨到公安机关自首。

次日,赵幂等9人在石河子被抓归案。

8月15日,10人被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人民检察院批捕。

同志的世界

马辰等9女1男,最大的20岁,最小的17岁,只因为说闲话,便将李静殴打致死。

“做得太绝,头脑太简单。”此案主办检察官说。

汪帆,同志中的“男人”,板寸头,全身上下包括脸上多处纹身。20岁的她是10名犯罪嫌疑人中最年长的。办案检察官介绍,提审期间,她一直面带微笑,态度平和。

“根据我国刑法规定,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有可能判处10年以上的有期徒刑,这意味着你们人生中最美好的10年将在监狱里度过。”当检察官告知10人可能会承担的法律后果时,这些年轻人的答复让他心寒:“坐牢就坐牢呗,自己干的事情自己承担就是了,蹲10年就蹲10年。”

唯一流下悔恨泪水的是赵幂。17岁的赵幂是10人中年龄最小的。“10年?怎么会?只是打她几下,以为很轻,怎么会这么严重?”仅有初中学历的赵幂悔恨不已。

王洋是10人中唯一的男性,在这次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中,王洋的作用是火上加油、唆使别人不断地殴打李静。8月5日是王洋的18岁生日,这天他收到的成人礼是“刑事拘留”。据他母亲说,初中毕业后,王洋呈现出很强的女性特征:画眼线、穿女人的衣服、说话很嗲。“我们也经常劝,但没用。”王洋的母亲叹息道。

案后反思

掩卷沉思,办案检察官很无奈地说:“这些年轻人身上戾气严重。”

戾气,暴戾之气,是一种残忍,凡事要做得狠、偏向走极端的一种心理或风气。10名犯罪嫌疑人做了什么让检察官发出如此感慨?

根据10人的交代,在殴打李静期间,他们采用了“往肚脐眼塞树叶、踢腰部、灌水并让水在其嘴巴里冒泡泡、用树枝抽打胸部、拽着头发砸墙”等极端的做法。

法医对李静尸体的伤情鉴定报告写满了整整一页:广泛性硬膜下、蛛网膜下腔出血,左肺挫伤,胃破裂,颅脑损伤……最终导致创伤性、失血性休克死亡。

据了解,10名犯罪嫌疑人大部分出自离异家庭,其中19岁的闫洁与父母同在乌市,但3年不进家门,与父母没有任何联系。现在,10个人分别被羁押在两个看守所内,平常很少见面的父母出现了,请律师、翻法律书籍,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被轻判。

“为时已晚。从这些年轻人打人的手段可以看出,由于成长环境复杂,缺乏关爱,使他们变得冷酷、粗暴。这是成长的失败,也是家庭、学校、社会教育的失败。”检察官说。

等待10人的将是法律的惩处。(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)

责任编辑:浙江同志编辑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Copyright © 浙同网 版权所有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