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!浙同感谢有您每天陪伴!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情感 > 小说 >

gay小说--最后的婚礼

来源: 编辑:浙同网 时间:2018-04-24
导读: 如果有一堂婚礼,允许你是我的新郎,我也是你的新郎,我愿意嫁给你,也愿意娶你,不管生老病死,不论贫富贵贱。 一 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。 男人除了要有自己的事业还要有家庭。 男人除了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最好还有爱情。 这些都是风过天涯的想法。 在他的思

gay小说--最后的婚礼

如果有一堂婚礼,允许你是我的新郎,我也是你的新郎,我愿意嫁给你,也愿意娶你,不管生老病死,不论贫富贵贱。

男人要有自己的事业。

男人除了要有自己的事业还要有家庭。

男人除了有自己的事业和家庭最好还有爱情。

这些都是风过天涯的想法。

在他的思维里很显然爱情对于男人来说是次要的。

从十二岁到二十岁,再从二十岁到三十岁,他没有真正爱过。为什么要把十二岁到三十岁分成两个阶段呢?原因很简单,二十岁之前,他眼中的爱情是带上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孩浪迹天涯。而二十岁之后,他想的却是如何找到一个心爱的男人。

如果要追寻这个改变的原由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反正从那时候起,走在路上他不再注意那些长发飘飘的女孩。你的潜意识中总幻想有个男人和他一起生活在城市的喧嚣中,一起感觉阳光和雨露。而后。

这种想法逐渐在紧张的工作中淡去。

有一天,身边的好友,提醒他应该有个家了。

他突然想:是的,应该要有个家了,要有一场婚礼了。

父母又为他觅到对象了。 “今天下午五点半一定要赶回来吃晚饭,赶不回来就不要再回来了。”这是父亲的口气。

对付这种事情,他早就已经总结出一套经验:先很热情的见面,给足父母面子,接着连续三天约出来吃饭,然后以性格不和分手。

母亲有时候会在他网上冲浪的时候悄悄的站在身后,或者在听说又分手了后冲着他大吼:“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?”

是的,在他们介绍过的女孩有贤淑的,有时尚的,有温柔的,有漂亮的,都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了。

这一次,父母还把女孩带到家里去了,想必是他们特别喜欢的。

在接完父亲的电话后,他放下了手中的提案,用一大堆案例压在自己的头上,自言自语:小子,你是该有个家了。

五点了,就五点了。 “小K,这个案子,你给我弄一下。”“小R,晚上的会议说我救火去了。”“小B,你那件事明天再说。”

急急忙忙。

赶到家门口的时候,看表,正好五点半。

幸亏赶回来了,这个老头子可是说得出做得到的。

听到开门的声音,父亲马上迎了出来。果然,他又说了那句老话,“你迟到一分钟,就不要再回来了。”当然接着,又是一些老话,“这个女孩呢,聪明致玲俐,大方得体,人见人爱……”

他依着父亲的视线,看到了一个女孩坐在沙发上陪我母亲聊天。女孩长着一副圆圆的脸蛋,樱桃小嘴,弯弯的眉毛很是好看。

母亲看到他回来了,马上说,“你来陪小娟聊会儿,我去做饭。”说着笑呵呵的去厨房里了。

他放下公文包,坐在女孩的旁边,一边看电视一边和她聊天。 “你叫小娟?” “嗯。”

女孩看上去很难勾通,“我是成志。” “我知道。”

他注意到女孩的面部有些难为情。看样子这回父母又给我找了新一类的女孩。内向的。

整个晚饭吃得很平静。基本上没有说什么话。只是母亲不停的给小娟夹菜。而父亲侧是看看小娟以后,盯着他看。

饭后送女孩回家。女孩住得并不远。两个人走在繁华的街道上,始终保持着两米左右的距离。一向话很多的他却也没有什么话说。

女孩子是附近一所医院的护士。而那家医院的院长是母亲的同学,也许就是因为这个,母亲才有机会认识这个女孩。

三天后。

早上上班的时候,父亲问他:“这几天和小娟相处得怎么样?”

“还好。”

“今天我决定再请她到我家里来吃饭。”父亲说。

“不用了,爸,我今天约了她晚上看电影。”

“这样就算了。”看得出父亲是笑着走开的。

确实。

他约了小娟看电影。他的工作只允许一个星期有看一场电影的时间,平时的这个时间用来在网上浏览一些爱的图片,或者在线上认识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聊聊感情,再或者就是在聊天室里目睹一些大街小巷的爱情和誓言。而这个星期的这个时候要陪一个女孩看电影。

电影的名字叫《我的野蛮女友》,不知道哪个人取的这样一个名字。小娟说这部片子很好看。他才去看的。因为他不喜欢韩剧。

电影从开头一直到结尾。小娟都在笑。

整个过程中,他只有一个念头,要是他是那个男的,他去撞墙死得壮烈。

看完电影以后,小娟好像还沉浸在剧情中,在街道上走的时候,时而甩手,抬腿,然后窃笑。

一个天真,有点压抑的女孩。

北京时间二十二点整。

他准备做完案例分析就好好睡一个觉。已经不知道要多少个晚上十二点之前没有休息过了,他觉得,他最缺少的不是爱情,而是时间和睡眠。

在网上查了点资料。突然想起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打开电子邮箱了。里面居然有七封新邮件。而七封邮件来自一个叫江上渔者的陌生人。

按时间顺序打开。

第一封:

“偶遇你,擦肩而过,我想会错过。可是偏偏又让我找到你。”江上渔者。

这让我觉得是我的老朋友在搞恶作剧。

第二封:

“你别不信。世界上真有缘分这东西。”江上渔者。

无聊,好像他和我相识一样。风过天涯想。

第三封:

“你可别无视爱的眼神”江上渔者。

够简练。看样子这个人还给过我一些比较恐怖的眼神。

第四封:

“看样子,你的心里只有他”江上渔者。

单人旁的他,风过天涯突然一震。这个人是谁?他想到过很多年前那个有雨的夜晚,想到了一个男孩。

第五封:

“今天的天气真好,我看见楼底下有个卖臭豆腐的老大爷每天十点半收摊。”江上渔者。

风过天涯迅速走到窗前,拉开窗帘,一个卖臭豆腐的老大爷正准备收摊。而且他知道这个老大爷是每天晚上都在楼下卖臭豆腐,只是一直没有注意他什么时候收摊。难道他说的就是我楼下的老爷?难道他连我住在什么地方都知道?难道?有太多的难道让风过天涯迅速的点开了第六封邮件。

“你喜欢听《十年》吗?我喜欢听,因为我喜欢你已经十年了。”江上渔者。

风过天涯的思绪里面对十年两个字特别敏感,因为他在办公室的时候经常听陈弈迅的《十年》,还有在十年前那个下着大雨的夜晚。他始终无法忘记。风过天涯最也没有别的心思做案例,继续看邮件。

第七封:

“给你猜个谜语,红房子。”江上渔者。

终于想起来了,风过天涯的心灵受到强烈的震荡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现在变成什么样子啦?那个红房子的酒吧还在那个地方吗?他又是怎么找到我的?而且为什么对我现在如此的熟悉?

风过天涯一夜无眠。

早上,风过天涯用冷水洗了脸。

昨晚的邮件还在令他震惊和不解。

“小K,早上好”“小G,早上好”“小R,你今天很帅。”

他把公文包放到办公桌上,准备整理桌上的提案。突然发现在一大堆案例上面,压着一块老式的怀表,如此熟悉。我仔细的看了看,那上面居然还可以看到“成志”两个字。风过天涯的心都跳到嗓门口了。

他使劲的搜索当初失去这块怀表的原因,可是在他的印象里已经想不起来,只记得有个十几岁的男孩,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风过天涯站起来,望着身边的同事,他们都已经开始工作了。

“小K,你看到有人把这块表放到我办公桌上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小G,你看到了吗?”

“也没有。”

“你们有谁看到吗?”

没有人看见。没有人知道。

下班后,风过天涯去了城东的老街,十年前,他就住在这条老街上,低矮的房子,青石板路。

自从搬家以后就再也没有到这里来过。

今天他来这里是找那个叫红房子的酒吧,十年前的酒吧,他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。

他沿着记忆在小巷深处转来转去。转了半个小时之久。

电话响了,是小娟打来的。小娟说有事要请他帮忙,风过天涯问她什么事,她又不肯说。风过天涯只好坐上回程的车。

回到家里,小娟已经和父母坐在饭桌前,等他一个人。

风过天涯放下东西洗了把脸就坐下来和家人共享晚餐。

“小娟,你不是有事要请我帮忙吗?”

“傻儿子,小娟做了一桌子的菜要人帮忙回来吃呢。”母亲连忙说到。

小娟侧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

“像小娟这么好的姑娘到哪里去找啊,尝尝人家做的饭菜多可口啊。”母亲又接着说到。

父亲说:“我们和小娟的爸妈见过面了,大家都谈得来。你也是大龄青年了,选个好点的日子把这门亲事定了。”

风过天涯望着小娟,小娟已经羞红了脸。小娟是个好姑娘。

晚上,风过天涯给江上渔者发了第一封邮件。问了很多为什么,他在想江上渔者收到邮件后还会不会给他回邮。他又在想江上渔者去过他办公室怎么没有人知道?还在想江上渔者长什么样子?红房子酒吧还在不在东城老街?工作。工作可以忽略这些琐事。

风过天涯开始把思绪埋在一个个案例里。过几天他还要打一场经济纠纷的官司。

新邮件。电脑屏幕上又弹出新邮件的讯息。

他打开邮件,上面写着“线上聊81287129.”江上渔者。

风过天涯虽然心中非常想知道事情的真相。可是在他投入工作的时候,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把他从工作中拖出来。

等到忙完了案情分析,已经到二十三点了,他急忙打开QQ,把江上渔者加为好友。而江上渔者已经下线了。基本资料里只有江上渔者四个字。

风过天涯给他发了条信息:你就是江上垂钓的老头吧,你的鱼儿已经上钩了。

十一

这个案件终于够一段落。风过天涯站在公办室的落地窗前,理了理有点零乱的头发。眼下是这个城市的春天。

虽然没有绿树成林,也没有百花争艳。可是清清的草地,和煦的阳光,还是能感受一些春的气息的。

他习惯性的座在躺椅上。双脚搭在办公桌上。懒洋洋的阳光照在他身上,他就在这样的春天里静静的沉睡。

春天就像一个俊美的少年和他结伴而行,去青青的山岗,去闻野花的香味,去戏身边飞舞的蝴蝶,然后他们就躺在了一起,然后突然看到那种纯净的笑和轻轻上扬的嘴唇,他就被迷住了,他轻轻的不由自主的吻了下去,吻了下去,一直在吻……

醒来的时候已经下班了。

“小K,你怎么还不走啊?”

“我看着你做春梦啊。”

“你小子。”抬头看见小K一脸的坏笑。

十二

风过天涯总觉得小K这小子有什么事埋着他。

这小子平时做起事来打马虎眼,不过对他还是特别好的。

而小G这个人,刚来事务所不久,总觉得他心中有什么事一样的。

他突然想到那个江上渔者,江上渔者对他如此的熟悉,该不会是小K和小G其中的一个吧?

风过天涯越想越觉得像。

十三

风过天涯拔通了小娟的电话。

“小娟,今天不能陪你去买衣服了,改天吧。”

风过天涯想今天一定要去找到红房子。

又到了东城的老街。小巷的深处,人并不多。我转悠了一阵。回过头发现,红房子酒吧就在小巷的入口处。

果然这个酒吧一直没有拆。淡淡的灯光从落地在玻璃窗射出来。外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。

而里面显然重新装修了。他要了一杯加冰的啤酒。酒吧里人很多,而靠里边的一张小桌子没有人坐。

原来,酒吧里还像以前一样每台桌子上点着红烛。烛光在悠扬的琴声中流淌,让人很难走出这种境地。

琴声突然停住了。挂壁的电视机上弹出《十年》,下一首放的是陈弈迅的《十年》。

风过天涯的思绪飞到了十年前……

十四

那天晚上本来没有下雨的。

他像往常一样坐在红房子靠里边的一张小桌子边。

他是红房子的常客,老板几乎每天晚上都会留着那样一个位子给他。

他来红房子只是想在这样的音乐和烛光中度过晚上无聊的三个小时。

他总静静的坐着看着来来去去的男男女女。

他注意到一个男孩已经向吧台要了三瓶啤酒了。男孩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,面目清秀。小小年纪怎么会借酒浇愁呢?

一种好奇心,让他走到了男孩身边。

十五

“你怎么了?”

“你家里是哪里的?为什么出来喝酒?”

“你这样喝下去,要是醉了,你就只能睡大街了。”

男孩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他的问话。男孩又走向吧台要了一瓶啤酒。坐在风过天涯旁边接着喝。

风过天涯想男孩年纪小,要是喝完酒之后出事怎么办?

男孩显然有些醉了。拖着男孩走出了酒吧。问他的家在哪里,好送他回去。

男孩走路都摇摇晃晃。问他的话,他基本上都答非所问。

老天爷居然在这个时候下起了大雨。

风过天涯怕男孩着凉,把衬衫脱下来盖在男孩头上,在雨中扶着男孩往家里跑。

风过天涯给男孩擦了身上的雨水,换了干净的衣服,把他放到床上,才开始打量身边的男孩。

男孩五官端正,白白净净的脸上还扬着浅浅的微笑,男孩显然已经熟睡了。风过天涯忍不住看着男孩的身体,从白净的脸,到光光的膀子,到胸前微微的两点乳房,到光滑的腹部,到穿着自己内裤的那一团火热的地方。

他身上引起来一股臊动,以前从来没有的。他被眼前的男孩迷住了。臊动的夏夜。

他就轻轻的躺在男孩身边,轻轻的睡下,感觉着另一个人均匀的呼吸。他居然梦到了春天,梦到了青青的山岗,梦到了一张俊美而浅笑的脸,他就这样吻下去,吻下去……

十六

风过天涯回过神来,歌曲已经结束了。

他使劲的回忆那个男孩的样子。有点像小K,对,有点像小K.又有点像小G,对,有点像小G.又都不太像。

他在心里念着:江上渔者,江上渔者。为什么叫江上渔者?

江尚。是江尚。

一个熟悉的身影向他走来就在他猜出就是小R的时候,小R已经坐到了他的身旁。

从小R浅浅的微笑中,风过天涯知道了小R就是江上渔者,就是那个雨夜喝酒的男孩。

从小R的口中他知道了,原来小R是这家红房子酒吧老板的儿子。原来红房子靠里那个位子十年来一直是空的。原来小R那个夏夜本来在家里,是他把他拖出去的。原来他的怀表是在红房子里喝酒时奈下的。原来小R说我心中只有他是因为那次以后和一个兄弟来过几次红房子。原来小R在他搬家以后一直都有知道他在哪里,在干什么。原来小R是因为他是律师才学法律专业的。原来小R是因为他才进事务所的。原来他等待了十年的那个男人,在他十年前就已经等到了。

风过天涯和小R静静的对坐着。风过天涯看到小R的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花,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。

电话响了,是小娟打来的。他向小R说了声对不起,走出了红房子。

十七

风过天涯心里一直都不能平静。

自从遇上小R后,他不再喜欢看人群中人发飘飘的女孩。

自从那个雨夜开始,他就在等待一个像小R的男人。

他想起了睡梦中一直吻下去吻下去的男人,一定是小R.

他想和小R一辈子就走在春天青青的山岗上,躺在他身边,望着他扬起的迷人的微笑,一辈子就这样吻下去,吻下去……

他突然又想起成堆的案例,想起自己是一名出色的律师,想起小娟,想起要有一个温馨的家。

他的思绪完全矛盾了。他再也无法入眠。一整夜都在矛盾。

十八

风过天涯决定不再打开邮箱,不再上QQ.决定淡忘风过天涯这个名字和江上渔者。而事实上,每天工作的时候都要多看看小R一下。

小R却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,工作之余还是会来向他请教。

电话又响了。是父亲提醒他晚上要去小娟家见小娟的父母,早点下班,记得要提点东西去。

下班后,小R问他:“有时间去红房子吗。”

他说要到小娟家里去见小娟父母。

十九

“小娟在家里很少做家务的。你要等得照顾她。”小娟妈说。

“小娟这孩子容易感冒,和你在一起你要注意随身带感冒药。”小娟爸说。

“小娟这孩子老实,你可不能欺负她。”小娟妈说。

显然小娟的爸妈已经把风过天涯当成他们的女婿了。

“婚事要选个最吉利的日子,要大宴宾客,绝不能太简单。”小娟妈说。

“日子就定在下个月十八,我们已经和你父母商量过了,孩子你看怎么样?”小娟爸说。

风过天涯说:“成。”

二十

风过天涯要结婚了的消息,大家都知道了。

风过天涯给每个同事发了喜贴,而对于小R他考虑了很久,最后还是同样发了喜贴。他在发喜贴给小R的时候没有望小R的表情。

下班后,他和同事们打完招呼以后就像往常一样往电梯口走。

小R在后面叫住了他:“可以介绍嫂子给我认识吗?”

风过天涯笑笑,“以后一定会认识的。”

“以后你还会去红房子吗?”

“到时看吧。”

“成志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边走边聊吧。”小R走进了电梯,风过天涯也走了进来。

电梯里就只有小R和风过天涯两个人。

风过天涯突然想到电视里面常演的当两个主人公走进电梯以后,突然电梯出故障了,或者就在那里面一宿,更或者其中一个大声的呼救,而另外一个扑倒在他的怀里。

而此时,小R就站在风过天涯的后面,仔细的看着这个男人。他从来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仔细看过。心中有股冲动,想从身后这样把风过天涯抱住。轻轻的抱住,哪怕抱一下就可以。

二十一

风过天涯可以感觉到小R粗重的呼吸。他知道他爱小R .他想要电梯出故障似乎是不太可能了。

已经快到一层了。

突然,风过天涯跑上去按了客满,再按了二十二楼。

然后反过身一把把小R抱在怀里。

他看到了小R眼角晶莹的泪水和嘴色扬起的微笑,风过天涯捧着小R的脸一遍遍的看着,这就是那张无数次在梦中出的俊美的脸,他吻着小R眼角的泪水,吻着小R轻轻合上的眼睛,吻着小R高高的鼻子。紧紧的把小R抱在怀里,仿佛过完这一刻世界将不复存在。

电梯终于在几十秒的等待后开始向上走。

风过天涯能感受到小R的心跳。也能感觉到身体的下面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欲望在膨胀。风过天涯开始轻轻的吻着小R的嘴唇,那是一种从没体会过的又甜又麻的味道,他轻轻的合上了眼睛,他静静的感受这种味道。你可以感觉得小R开始疯狂的吻他,开始用柔软的舌头挑逗他,他感觉小R的身体就像一团火,紧紧的烧在他嘴上他身上。从来没有体验如此强烈的震撼。

电梯又到二十二楼了,风过天涯又按了客满,按了一楼。

风过天涯把小R抱贴在电梯壁上,解开身上的衣服,贴着小R的身体轻轻的磨擦。嘴唇还是被小R含在嘴里。他感觉到身体的下部无比的僵硬,两个人轻轻的磨擦一下都能像电流穿过周身。他用身体的核心部位轻轻的与小R的核心部位轻触着,小R很快就发出浅浅的呻吟。

风过天涯的嘴里不停的低吟:“我爱你”“我爱你”此时的风过天涯已经完全被欲望的潮水淹没,他心里只想着,他要小R,他要小R的身体。

他要扯小R系在腰间的皮带,被小马止住了。他回过神来,发现电梯又快到一楼了,他赶忙整理衣物。

而小R侧从后面轻轻的抱住他,对他说:“晚上到红房子来找我。”

电梯的门开了,风过天涯匆匆的坐上一辆的士,头也没回。可是他的脑海里却一直还在回味刚才太不可思议场面,更加不可思议的感觉。这种感觉像他身上的一座火山,等了几十年才开始喷射。

二十二

回到家里,风过天涯躺在床上,身体像虚脱了一样。

也许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还沉浸在电梯里的那一刻。

他看了看身下的底裤,居然全部湿了。

沉静下来后,他想起了小R说要他去红房子。他怎么能去红房子呢?他已经是一个快要结婚的男人了,他刚才的主动已经太没道理了。

他的思绪又开始矛盾。突然想起小娟,和小娟约好了去试婚纱的。

风过天涯洗了澡,换了套干净的衣服。打了小娟的电话。

二十三

小娟和风过天涯真的很配。大家在看了风过天涯和小娟拍的结婚照都这么说。小R也看了。风过天涯给小R看的时候还是不敢看他的表情。

小R并没有问风过天涯为什么那个晚上没有去红房子。也许他本就会料到风过天涯不会去的。小R很快就没有在事务所上班了。

风过天涯的婚期也越来越近了,家里都有了结婚的喜悦。

风过天涯总算决定在结婚之前去一次红房子。也算对小R有个交待,和小R好好聊一次,告诉他男人最终还是要走向家庭的。

其实找这么多理由还不如说想去见见小R.

二十四

后天就是风过天涯的婚礼了。家里的新房都已经布置好了。

风过天涯突然想起一直没有再看过网上的邮箱和QQ.突然想起江上渔者。他打开电脑,邮箱里的新邮件有三十封之多,全部来自江上渔者。QQ里也有数十条江上渔者的留言。

他想他是很难看完的,但他能感觉到一颗真诚的心如此深爱着他,这种爱是别人没有办法给的。当然小娟也是没有办法给的。

他套上外衣,匆匆的去了城东的老街,沿着熟悉的街道,找到小巷的入口。令人惊异的是已经没有红房子了。红房子酒吧已经变成了一间快餐店,店里稀疏的坐着几个客人。

风过天涯问店主:“江尚在吗?”

“他已经搬走了?”

风过天涯突然感到无比的失落。江尚去哪儿了?江上渔者去哪儿了?小R去哪儿了?

湘江的一江春水向北流,多少星城的夜色在波光中流走。

风过天涯立在湘江大桥上忽然觉得这些年了他失去了太多,为了事业,他再也没有欣赏过星城的夜色,再也没有光顾红房子。现在为了家庭他又失去了爱着自己自己也深爱着的小R.如果人生注定要失去,为什么要让自己失去真正的快乐呢?

难道一定要为了一种习惯,一种信仰,一种责任,一种世俗和自己并不心爱的人过一生吗?

春风在吹着风过天涯的乱发。他的思绪飘得很远。

二十五

风过天涯早上从楼梯口走下来。很意外看到了小R.

小R手里拿着一份案例,显然是在楼下等他。 “小R,有事吗?” “这是我还没有做完的案例,你帮我把这些资料带回事务所。” “就这件事?” “还有…明天你就要当新郎了…祝你和嫂子白头偕老。” 小R说完转身要走。风过天涯喊住了他。 “小R,你去哪里?” “不知道。” “你现在住在哪里,昨晚我去了红房子,没有找到你。” “红房子已经没有了。本来在十年前就应该没有了。” “为什么?” 小R没有说。风过天涯走到小R面前,问他:“你现在哪里工作?” “我已经不当律师了。” “为什么?” “我不是当律师的料。” “不,你一定会是个出色的律师。” “小R ” “小R ” 小R没有再说话,愣了一会儿,问风过天涯,“成志,我还可以抱你一下吗”风过天涯点了点头,小R就走过来轻轻的抱住了他。

一分钟,两分钟,三分钟。

时间过得很快,周围的行人投来异样的眼光。

风过天涯看见了小娟,小娟望着小R抱着的成志。就愣在马路中央。

小R似乎也意识到风过天涯的异样。回头看到站在路中央的小娟。小R拼命的跑了过去。

二十六

“医生,他不会有事吧?”

“医生,让我进去陪他?”

“现在病人需要急救,你只能在外面等着。”

风过天涯坐在过道里,旁边还坐着小娟。他的口里面一遍遍的念着:“小R,你会没事的。小R,你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风过天涯让小娟守在医院,自己去通知小R 的家人。按照小R的手机上的号码一个一个的拔过去。最后得知小R在这个城市中已经没有亲人了,十年前他的父亲因病去世。之后他的母亲改嫁他乡。他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说红房子十年前就应该没有了。他禁不住泪流满面。

风过天涯回家收拾衣服,顺便打开电脑,准备看完江上渔者给他写的邮件和留言。看到

最后一封:

如果有一堂婚礼,允许你是我的新郎,我也是你的新郎,我愿意嫁给你,也愿意娶你,不管生老病死,不论贫富贵贱。江上渔者。

风过天涯提起衣服飞快的跑出去,后面留着父亲“你出去干什么?”“出去以后就不要再回来”的声音。

二十七

风过天涯和小娟一个晚上没有睡。

今天是风过天涯和小娟大婚的日子。

风过天涯穿上了新郎的服饰,胸前别着一朵鲜红的玫瑰。小娟穿着神父的衣服走在后面。

医生终于把小R推出来了,从医生的眼神中可以看去,他们已经尽力了。

小娟在病房里放起来事先准备好的婚礼进行曲。医生和护士们都围了上来。只见风过天涯轻轻的拉着小R的手。而小娟则轻轻的说到:“在主的面前祷告,成志你愿意娶江尚吗?不管生老病死?”

“我愿意。”风过天涯说。

“在主的面前祷告,江尚你愿意嫁给成志吗?不论贫富贵贱?”

大家都把目光移向小R,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他的眼睛微微的合着,他的手放在风过天涯的手心。

“我愿意。”风过天涯有说。

大家明明感觉到小R在最好那一刻脸上是漾着微笑……

更多精彩内容请到男爱网(www.nanlove.com)

责任编辑:浙同网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上一篇:gay述说:心里的疑问,我到底算不算gay
下一篇:没有了
Copyright © 浙同网 版权所有
Top